游戏娱乐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娱乐 >
鸟有灵性 它们能感知自然界中天气时令的一切变化
发布:http://www.hooge.com.cn   浏览:
 人们往往喜欢用“鸟语花香”来说春的气息、春的美丽,我倒是觉得这两者是不好相提并论的,“花香”美则美矣,然而少不过三两日、多不过十来天、也就“花谢花飞花满天”“一杯净土掩风流”了。并不会再留半分芳香在人间;纵然是来年枝头又展妖娆,也应是花非旧时之花、情非旧日之情了;
  
  鸟则不然,鸟之相对于花是恒定的、是专注的;我家住在群山环抱之中,有一个很大的私家院落,内中竹木葱笼、生机茂盛;竹有毛竹、水竹、麻竹、、、木有松、柏、椿、梓、枫、杉、梧桐等,其中犹以两株闽楠和十来株香樟最为伟岸。这些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竹木上几乎是据满了各种各样的鸟儿;鸟的种类很多体形有大有小,声音也各自不同,体形大的如鸽子[同家鸽类似]、山鸡、斑鸠、猫头鹰、绶带、鹤、八哥、等,体形小的如啄木、麻雀、山雀、黄莺等,更有许多小鸟我是根本叫不上名字;
  
  斑鸠和山鸡贼一样在地上觅食而极少闻其声;鸽子经常会立于树梢上高歌。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初听时有些凄厉,静心细品竟觉得铿锵有力、节奏感极强,到后来每闻其声就有一种亲切感;猫头鹰白天不会叫,傍晚或深夜偶尔听到,如闻鬼哭,往往令人毛骨悚然;绶带鸟的美丽恐怕是少有对手的,那长长而艳丽的尾羽有如绶带,脸与腹部却又黑白分明,真是美不胜收;可惜其容貌虽美其声音却俗。它们在准备捕食园中的某一只小鸡时就会发出一种沙哑的怪叫声,每当可怜的小鸡又少了一只的时候小儿子和少女儿就会戟指痛骂,而这些美丽的小东西却作无辜状色彩斑斓的点缀在树梢上、墙头上、、、、
  
  鹤鸣清响、雀声琐碎、莺是久驻歌名,那八哥儿据说能学人语,但其声嘎嘎、喳喳、、如喉半堵,听来并无美感;最有特色要算啄木了,小小的一个精灵,那清脆激越的啄木声竟是一两里地都能闻的、、、、
  
  还有一些鸟则完全被拟人化了,在这春夏相交的时节,如果听到一种酷似用我们衡阳乡音极其急而短促地说出“天作怪”、、、“天作怪”的鸟鸣声时只怕就真的要天气有变了;另有一种鸟在农人们的藤类蔬菜长到一定程度时就会用乡音急促地说“快打瓜棚、、快打瓜棚”[瓜棚即藤类蔬菜的托架],哈哈、、我们小时候常常是这样子学习鸟鸣,现在听来也倍感温馨;不知别的地方有无这种“天簌”呢?
  
  院中鸟多就会有打斗的时候,多为异类相斗,偶尔也会同室操戈;有群斗,也有单挑,斗到紧张处往往是上下翻飞、毛羽飘零、、、打斗的原因大抵是争食或争巢,有时也许只是为争一处站立的枝桠、、、、
  
  春夏秋三个季节该是鸟儿们最快乐的时节,冬季里就有些麻烦了。幸好有些树木上有些果实是可食的,如闽楠的果实微酸而甜,我们小的时候常常采来作点心,现在的孩子们是没兴趣吃它了,却也正好作了鸟儿们初冬的粮食。闽楠树冠巨大,众鸟集中于上采食的壮观景象恐怕是大多数人一辈子也难得一见的。也就十来天的功夫,所有的闽楠果实就被洗劫一空,从树上到树下连半粒也不会留下;然后就是香樟的果实;香樟果实味道不好且核大肉小,鸟儿们平时不爱吃。但在这百草枯黄、万木萧索、虫蚁尽绝的寒冬,这些果实却是能救活大部分鸟的生命。
  
  体形大的鸟在严冬里也会同鸡争食时候,当食物够多时鸡倒也很宽容,于是便经常能见到鸡群中有鸟、鸟群中有鸡的“和谐”场景。有从大都市来的朋友竟以为那些鸟儿也是畜养的、、、、、、
  
 它们甚至还能感应人对它的情感。有时候它们会很近距离有模有样地观察自己的邻居——人类、、、、感觉到友善它们会心安理得的在此生存、嬉戏、繁衍,一旦有危险它们就会远走高飞遁居深山。
  
  穿行于灯红酒绿的都市中,尽情的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便利与惬意,却时常会莫名的生出一种烦躁。偶得半日之闲躲藏到这个湘中的小山村来体会这种隐者的生活却能灵台清明身心舒泰;这里有家、有鸟、有梦中的乐园、、、、、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只倦而知返的归鸟呵。